第六十一回 愿不愿为我生孩子?(1 / 2)

[

最新网址:www.xs.l</p>且说上回苏玉珊让常月给绣坊的掌柜送过薰衣草的纹样,掌柜的做了两件衣裳,很是抢手,许多富家千金皆来预定,于是掌柜的决定多做几件,顺道儿又给常月捎话,让她再绘制一些新鲜图样备用,还说价钱不是问题,好商量。

此刻苏玉珊正在后园之中赏花,在缤纷的色彩与掺杂着花香的风间寻找灵感。掌柜的这么信任她,她自当用心做图样,争取给掌柜的带来更多的利益,才能长期合作,互惠互利。

找到灵感的她正打算动笔,忽闻小厮来报,说是四爷请她到书房一趟。

有什么事不能到画棠阁再说,非得到他的书房说?问及小厮,小厮也不晓得内情,苏玉珊顿生不祥预感,心道自个儿最近没犯什么事儿吧?却不知弘历突然找她所为何事。

常月猜测着四爷可能是要给她什么惊喜,但她的心莫名躁乱,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。

强压下内心的不安,苏玉珊不再作画,起身去往弘历的书房。

到得书房内,苏玉珊提裙跨过门槛,抬眸一看,但见弘历正端坐于书案的圈椅上,眼眸半阖。瞧见她的身影,他的面上并不似从前那般浮现笑意,神情十分严肃。

苏玉珊越发断定自己的猜测,小心翼翼的福身行礼,“四爷,找我何事?”

就在等待她过来的这一刻钟里,他想过无数种跟她开口的方式,但当真正见到她的这一刻,他却迟迟没开口,只定定的望着她,幽黯的墨瞳间满是探究。

苏玉珊还以为他是有什么要事,不愿当着常月的面儿说,遂示意常月退下,然而弘历却命她站住。

指了指桌上的红布,弘历沉声询问,“这是什么?”

常月疑惑近前,打开红绸一看,但见红绸上摆的是药材,这药材她瞧着十分眼熟,只因四爷一来,她就得为主子熬药,于是常月恭敬答道:

“这是坐胎药。”

立在一旁的苏玉珊瞄见那药材,心下一窒,暗叹不妙!

弘历虽是在问常月,但他的目光却是落在苏玉珊面上,为的就是想看她瞧见这药时的反应。

那一瞬间,她黛眉紧蹙,似在思量着什么,弘历见状,眉心愈紧,再次质问常月,“这药从何而来?哪个大夫开的?”

“这……”说起这药的来历,常月还真不清楚,药是苏格格拿给她的,她从未怀疑过什么,只依照吩咐熬药,如今四爷突然问起,她有些不知所措,生怕说错了什么,为难的看向主子。

弘历既然问了,那就证明他已经起了疑心,撒谎解决不了问题,苏玉珊只能如实回答,

“这药是我自己找大夫开的。”

“大夫跟你说这是坐胎药?”问出这句话时,弘历身心皆颤,只因他不确定苏玉珊会如何回答,一旦她继续蒙骗,那他又当如何?

迎上他那蓄满了怒火的眼神,苏玉珊深知此事很棘手,若推给大夫,那么依照弘历的性子,他肯定会继续追问,是哪家的大夫。

胡编乱造肯定是不行的,不找到大夫本人,他不会罢休,一个谎言需要很多的谎言来圆,苏玉珊不敢冒险,最终她决定坦白一切,

“这不是坐胎药,是避子汤,是我骗了常月,常月并不知情。”

骤闻此言,常月大吃一惊,“什么?这……这是避子汤?”难怪主子一直没有身孕,原来她每日都在给苏格格喝避子汤!

常月是无辜的,苏玉珊不愿连累她,遂示意她先出去。

心知两位主子有话要说,常月也就没在此碍事,就此退出房门。

此时的屋内就剩他二人,苏玉珊正在犹豫着该如何解释,弘历恨瞪着她,怒火难消。